北大教授陈宇:热门电影作者创作的三大原理

来源:网易新闻
       2019年10月19日,陈宇教授做客“剧本堂”举办的编剧及IP孵化研讨沙龙,带来了主题为“电影作者如何成为市场宠儿”的精彩讲座。

陈宇是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著名导演、编剧,作品有《蛋炒饭》、《国门英雄》、《星空日记》等,曾在金鸡百花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大学生电影节等电影节获得重要奖项。今年,一直让业界高度关注的、张艺谋超级保密、空前低调拍摄完成的充满神秘感的新作《坚如磐石》,正是陈宇的作品,他作为《坚如磐石》的编剧兼小说原著作者,现场依旧对这部影片的更多信息保密。

在分享会中,陈宇首先提出电影作者的概念。他认为,今天没有人是一部电影天然的作者,没有必要将作者与资方对立起来,电影作者指的是那些给电影提供核心原创内容的人。从历史上看,最早可能是编剧,之后是导演,到了好莱坞哪里,可能是原创型的制片人。到今天,电影作者可能是其中的任何一人,或者是其共谋。

传统上,电影作者可以不与市场对话,他们通过制片体系和资方与市场发生互动,而现在,如果你想做一个院线作品的电影作者,无论是在选材、主题建构、叙事、美学、趣味等方面,都应该有一种市场意识,有一种“电影是大众艺术”的自觉。

陈宇提出了三条原理,他认为对认知当下电影市场有很大帮助。

原理一:电影作者在创作中要面对的从来就不是泛泛意义的观众(Audience),而是组织(Organization),即制片公司和投资系统。

换言之,电影创作这件事,本质上是To B的。

陈宇提到,许多电影作者最开始是“To Me”的,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内心某种情怀而创作,被市场“教育”之后,开始在脑海中树立一个模糊的观众的形象,为一个泛泛的To C的目标而作。而实际上,虽然观众的口味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但直接To C目标是虚妄的。就像一个虚伪的政客,满嘴泛泛的“For the people”口号,其实如何服务于千差万别的大众,不是一个政客或者作者可计算的。真正满足大众,只能是具体地满足大众的某一方面的诉求,有的要种族平等、有的要免税、有的要环保,只能一个诉求一个诉求地满足。

电影也如此,有的要视觉刺激、有的要甜宠爱情、有的要深刻反思,只能通过众多制片公司用不同的电影最终共同完成To C的目标。而作者自己应当是To B的,应该考虑的是一个组织、一个项目的需求,考虑到组织从票房、声誉、组织建设、价值网建设,乃至提振股价、虚荣心等一系列的目的。要得到工作机会,解决温饱问题,就得理解组织的需求,寻求组织和个人的契合点,认清电影作者的价值所在。

原理二:电影作者要制造的不是“好作品”(Great Works)而是“准确的作品”(Perfect Works)。

自电影产生以来,关于电影是商品还是艺术品的争论就一直持续着,陈宇表示,电影从不同的维度来看有不同的定义,不同的定义有不同的创作逻辑。

从院线电影角度上来看,电影作者一般对艺术的逻辑很熟悉,但往往缺乏对电影的商品属性的认知,很多作者还只是将市场需求归纳为“庸俗”、“Low”、“颜值”这样的简单认识。实际上,从商品销售的四大影响要素:产品辨识、质量、品牌、价格上反推电影,在创作前端,一部电影是否会为大众接受,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注定了。

陈宇用宝洁公司的香皂制造及销售策略做例子,对应分析了商业电影创作的逻辑,从电影类型、电影的价值观、叙事策略、电影形式风格几个方面讨论了一部针对大众的电影应该具有怎样的特质。

他总结说,我们不会说一个商品很“伟大”,只会说它是个好“商品”,因为我们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情境,用合适的成本,获得了商品的准确效用。商业电影同理,区别只是这个效用作用于头脑和心灵。准确的就是最好的,反之如《地球最后的夜晚》那样的影片,先不说伟大不伟大,它没有准确地完成它作为一部大众产品的本分,这就是原罪。

原理三:“爆款电影”全都不是古典美学意义的好作品

这一条乍听起来很武断,但陈宇指出,从原理上,在每张电影票价格一样的情况下,爆款电影代表着巨大数量的观众观看了本片,这也意味着爆款电影是那些击穿了大众的阶级、地域、文化区隔的超常传播作品,它一定会包含热点话题、主流情绪及价值观,并且能够与观众产生强烈共鸣,爆款电影是一个时代区域性大众的整体思想和趣味的反映。

陈宇以勒庞的《乌合之众》为样本,对大众心理进行了分析,同时对我国阶级、地域、文化群体做了梳理,得到他的结论。他认为一部电影要击穿这些区隔的壁垒,必须要找到大众思想、价值观、趣味、智识的公约数,而非取其最高值,这就注定了爆款电影不能将美学和思想发掘到深处,这与古典美学是背道而驰的。

一下午的演讲,陈宇以其丰富的创作经验和学者的理论素养,给出了许多针对业界现象的全新认知和分析,也有很多创作经验的干货,让与会者大呼过瘾。

本次活动由剧本堂的创始人王鹤鸣担任主持,他表示自己创立“剧本堂”平台的目的就是致力于为电影作者创造发展空间,在演讲后的提问环节,王鹤鸣和陈宇一起回答了到场观众的提问。针对大多数青年编剧生存艰难的问题,陈宇指出,自古以来,所有的原创者都是爬过来的。在一个大工业化的电影趋势下,原创者的生存现状是没有办法短期内改善的,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强,拿出没人能拒绝的创意和项目,没有天然意义的话事者,只有强大才可以掌握话语权,成为真正意义的作者。



上一篇:中国装饰布料供应商 互联网+装饰布料行业 新业态处处开花
下一篇:首届全国食品经销商大会在京召开